廣西農科院春意盎然
  • 發布單位:機關紀委
  • 2020年03月16日 11時29分25秒
  • 瀏覽(300)
  • 收藏
瀏覽字號:

      大家都知道 “一年之計在于春”,和農業生產一樣,農業科研工作一定不能耽誤農時。春天來了時間不等人,廣西農科院的許多科研工作,已經悄然開始,盡管還有疫情,廣西農科院科技人員“逆行”在田間地頭,為的抓住時間不誤季節,爭取廣西的農業有更好的發展。

水稻秧苗綠茵茵

      你看,在廣西農科院水稻研究所的秧田里,綠油油的秧苗整整齊齊排好了隊,猶如出征前的戰士。 有的試驗田已經插植完畢,有的秧苗正在準備移栽。

       遠處已揭開保溫薄膜的秧苗正在練苗,就是要讓它們能夠抵御較低的溫度,再過幾天,這些育種的秧苗就要移栽到試驗大田里去了。近處是后來播種的,還在保溫床里生長幾天。

       這是2020年3月14日,已經插植好了的一塊雜交水稻新品種制種試驗田,你們看到的是父本行。那空著的是等母本秧苗長大后,再移栽的地方。奇怪嗎,水稻還要這樣種植?

      水稻所研究員石瑜敏正在田間檢查秧苗的生長情況, 要保證培養健壯的秧苗啊。

作物換代忙不贏

      春天到了,萬物生長的季節開始了,也是許多農作物更新換代的時候, 有的是人們出來幫它們換代,比如水稻,我們播種、催芽、育秧、插田,然后成長到收獲。 而有的作物就要它們自己來完成。

比如說甘蔗,甘蔗栽培分為宿根蔗和新植蔗兩種,宿根蔗是收獲一季后讓它長出再生,成為新的蔗苗。新植蔗是用一段段的甘蔗,種到土里,讓它長出蔗苗。

       這是2020年3月14日,長出了再生蔗苗的《桂糖甘蔗新品種(系)展示示范》圃,它第一次種植時間是2019年1月27日(下種日期),用的是一段段的種蔗。

      這是2018年12月22日拍到的同一塊試驗田,同一個展示示范圃的前一次周期種植。

      再看看更新換代的香蕉吧。 可以由人們幫它,重新種植新培育的香蕉苗。也可以留下它自己長出來的側苗,讓這些側苗中最強壯的作為“接班人”,繼續香蕉的生產。

      大家注意看啊,右邊那一行,很高一株一株的香蕉樹,每棵綠色香蕉樹的旁邊有一棵高許多的老香蕉樹樁,它們是前一個季節結了香蕉,立了功的香蕉母樹,現在,它們要“退休”了,不過它們還在為它們的孩子提供營養,最后要被砍掉,下次結香蕉的任務就交給它身旁的孩子了。

      左邊這一行矮矮的幾乎貼著地面的,是新種的香蕉苗,就是通過植物組織培養得到的新苗子。以后它們長大了,也要經過 “帶孩子”的過程。香蕉一般“帶孩子”2-3次,就要種植新的苗子,這樣才能一直保持高產少生病。

      下面看看廣西大面積種植的沃柑,它就有這種本事,金黃的果實還在樹上掛著,它上面的嫩枝又開滿了白色的小花,結出了小的沃柑。當然摘除成熟的果子,有利于新的小果子的成長。

肥料當家作保證

       老農們都知道“莊稼一枝花,全靠肥當家”,所有的農作物的生長,要得到好的收成,都是需要施肥的啊。廣西農科院農業資源與環境研究所(原來的土肥所)的科學家們,就是研究這個的。 莊稼可以施用化肥,但是也可以施用農家肥、有機肥。 農家肥大多是利用農業剩余物,即秸稈類,還有農產品加工后的廢料等。

       這是科研人員正在做的秸稈類農業剩余物堆肥試驗,發酵后的農業剩余物,是很好的肥料。

      看看,這是不同的綠肥試驗,這么多彩色的牌子究竟是什么意思,只有從事這項實驗的科研人員知道。我們不需要知道他們是誰,但是我可以告訴你,他們為的是誰---- 就是人民。

        這位阿姨蹲在地上,小心地給缽子里的每一棵植株掛上標牌,是一件細致的工作,不能搞錯,還不能傷著缽子里的苗苗,她像不像一個戴著口罩的特護人員?

      廣西農科院的科研人員一直踐行著“把論文寫在大地上”。在當今疫情還沒解除的時候,他們到田間地頭,到實驗室,到扶貧第一線的農村,為廣西農業生產的發展,默默地奉獻著。他們的論文,也會像廣西農科院試驗圃里正在盛開的格?;ㄒ粯用利悇尤?。

 

  院老科協成員  毛昌祥供稿/供圖  潘海江審核

責任編輯:薛臣藝

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,公车小说林蔓蔓,38部杂交小说